快收藏最新域名:Kan9156.com 点击复制

227 博业体育 新葡京662 新葡京 开元 博万体育

[武侠]剑魔

  黑夜沉沉,两道人影彷佛两道流星般划过夜空,往阴山上的天狼寨奔去。
那天狼寨乃是武林中的罪恶渊薮,名列三帮五寨之一,寨主『狼妖』董重可说是无恶不做,贪花好色的一代凶人,麾下还有四兄弟均是与其臭味相投的武林高手妖,董重本身的武功更是在五兄弟中为最高。
天狼寨中的守卫也极为严密,原因是『狼妖』董重自知自己树敌甚多,虽说自己武功精湛不怕有人前来挑衅,但小心一点总是不错,可惜今日闯山的两人都是一流的武林高手,尤其是当先一人更是厉害,天狼寨的匪徒才觉眼前黑影一闪,剑光一亮,眉心已经中剑,剑劲刺入,任你武功再高也要魂归九幽,往见阎王去了。
其他的匪徒连叫都来不及叫,当先的黑衣夜行人手睕一抖,长剑挥击而出,无数闪亮飞跃,密如星河落雨的剑光散落洒开,剑无虚发,只一招之间便解决了十人之多,剑法之快、疾、绝、狠,看得随后的黑衣人眼中异采连连,悄悄靠近先前一人,低声道:「岳弟,留几个给我试剑。」那先前的黑衣人点头道:「嫂子,你放心,我会把『狼妖』董重留给你处置的,这些人只是小角色,杀了也没什么大用,我们走吧!」那随后的黑衣人道:「好,我们走。」两人如同星丸跳掷,飞跃於阴山之中,直闯天狼寨。那天狼寨此时也已发现两人踪迹,号角急吹,当时人声鼎沸,灯光处处,整个天狼寨全都动了起来。
当先黑衣人此时已经来到天狼寨门前,冷笑一声道:「就凭这扇烂门就想挡住我云岳,哼!看我破门而入。」脸上紫气大盛,离天狼寨大门还有数丈,足下一点,人如流星怒矢,破空射出。身在半空急旋如龙,浑身紫气缭绕,双掌运足了内力,『轰』的一声大响,双掌打在天狼寨的大门之上,内力所及,如九天之上惊雷怒响,紫电狂殛,喀啦一声,天狼寨那厚有两尺的大门竟在云岳双掌怒击下裂成数百块,四下飞割。由於木片上贯注了云岳雄浑无比的内力,木片飞出,无异钢刀,登时唉嗥惨叫之声此起彼落。
云岳冷冷一笑,不知由那里来的一柄长剑在手,剑尖一抖斜圈,剑光骤然大盛,光雨散开如海潮急转,漩涡怒卷,剑光所至,无坚不摧,无敌不克,血溅肉离之下,又有数名天狼寨的恶人死在云岳剑下,而那之后的黑衣女子则好像与天狼寨有深仇大恨似的,出剑狠绝,虽无云岳剑法的清冷凌厉,但剑法中所含的煞气冲天却是云岳剑法所无。
由於两人武功剑法实在太高,天狼寨众人才一接手便溃不成军,便在此时,一声暴喝响起,吼道:「谁敢来我天狼寨逞凶,死来。」一团黑影乍现,手持一根狼牙棒,自上而下,向当头的云岳压下。
狼牙棒乃是沉重兵器,使棒者又是天狼寨中素以神力着称的『巨狼』董山,这一棒怒砸可说是力逾千斤,棒势未到,狼牙棒激出的劲风已令人呼吸不畅,气魄胜人。
那随后的黑衣人心中一惊,叫道:「小叔小心!」云岳面对董山这沉重之极的狼牙棒,脸色丝毫不变,只是冷冷一笑道:「来的好,就看是你的狼牙棒厉害还是我的『惊神九式』强横?」倏忽之间,一道雄强炽烈的光华骤然暴射,好似一条穿过九天烈日的长虹,以后羿神箭的威势凌霄破出,两人棒剑相交,抖然硬碰,『巨狼』董山大叫一声,手中狼牙棒竟然在刹那间碎成无数片,满天光雨也似的向四周暴散,而云岳的剑也在一招击碎董山的狼牙棒后,后招不变,骤化万点星芒流彩,剑圈耀虹,冷电飞空,幻出一重又一重的剑雨紫霞,轻纱飘雪,大地飞霜,登时寒气大盛,刺人如剑,无数光环剑影向『巨狼』董山聚合绞杀,只要四下剑光一收,『巨狼』董山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就在『巨狼』董山堪堪伏诛於云岳剑下之时,四条人影暴闪,锐啸嘶风,同时有人厉喝道:「剑下留人。」两柄单刀,两只铜鎚,外加一柄剑几乎是同时不分先后的向云岳身上猛砍狠砸,所采取的战术正是围魏救赵的策略,要逼得云岳自救。
云岳冷冷一笑,道:「有这么简单?云某的剑出必见血,否则也不叫剑魔了。」剑上陡一用力,剑光大盛,如极东之地的烈阳旭日自云海波涛中乍现骤昇,刹那间金芒遍洒大地,光华万道,浩瀚无匹的剑气充斥天地之间,彷佛每一寸空间都弥漫着撕天剑气,只一靠近便有如赤身裸露於万剑千锋之下,冷的令人胆落魂飞,而云岳剑尖所爆闪而出的剑花,也如金蛇万道,波光耀日般不住互撞冲击,激出无数光点剑潮,千堆雪,万顷波的向四方涌卷,不但剑法凌厉不减,反而更加三分,将其他四人圈在金芒剑光之中。
这一来,四位要救『巨狼』董山的高手不但救不了人,反而身陷云岳的滔天剑浪之中,数不清的银光刃影铺下了一重重的天罗剑网,将阴山五狼完全卷缠在澎湃剑气之下,六个人六样兵器不住交击,金铁交鸣之声不绝於耳,激出蓝星火花万点,如正月的烟火般此起彼落,灿烂之极,看得黑衣女子与天狼寨众人都是呆呆的看着六人火拼,根本无从插手。
蓦地,一道惊雷也似的大响,如天地同崩,似五岳乍碎,轰然一股大力於剑圈光潮中炸开,万千剑影如星碎月破,暴洒无数寒芒冷电,挟着沛然无尽的森森剑气,向四面八方怒射开来,剑光过处,无物不摧。阴山五狼做梦也没想到云岳的剑法之高已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在云岳威力无匹的『惊神九式』之下,『巨狼』董山首当其冲,身中无数剑招,剑尖上贯入了云岳的浑厚内力,当场哼也没能哼一声便在云岳的万剑绞杀之下化为一天血雨,尸骨无存,就此人间消失,化为乌有。
而那驰援而来的阴山五狼中的其他四位也在云岳凌厉无比的绵密剑法下负伤挂彩,老二『阴狼』董玄一颗眼珠被挑出,鲜血流了满面,老四『人狼』董风较好一些,只胸前中剑,血肉模糊,右耳被削掉一半,老么『淫狼』董雨也没好到那里去,左腕中剑而断,鲜血狂涌。
至於『狼妖』董重由於武功较四位胞弟为高,受伤较轻,但也身中七剑,闪躲不开云岳快若流星,变化奇奥的剑法。云岳以一挡五,凭高超剑法护身,竟然一点伤都没有,仍是一身黑衣如墨,静谧地卓立场中,手中灵犀剑在月光映射下,寒芒闪动,剑尖滴下一滴鲜红血水,四周一片静肃的可怕,几乎是一片死寂,只有众人因恐惧而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连那随同云岳齐来的黑衣女子也同样震慑在云岳的这一式剑法之下,心中寒气直冒,几乎不敢相信人世间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剑法。
好一会儿,云岳才回过头来,冷冷对『狼妖』董重道:「董重,你两年前残杀了我结拜的义兄,今天我云岳要帐来了。」『狼妖』董重双睛睁大,失声道:「什么?你是『剑魔』云岳?」云岳残忍的一笑道:「不错,我就是『剑魔』云岳,剑魔魔剑,出必见血,想你也应该略有耳闻才对?」『狼妖』董重强忍怒火,沉声道:「云岳,我天狼寨与你无冤无仇,你居然下这等毒手,就算你剑魔名声天下震动,我天狼寨也不含糊你。」一使眼色,阴山五狼剩余的四狼立刻将云岳围在其中,云岳冷冷道:「与我无冤无仇?董重,我且问你,两年前你可曾在淮阳山区试图非礼一对夫妇不成后,狠下杀手,可有这档事?」『狼妖』董重心中一悚,强道:「没有。」云岳冷笑一声,眼中杀气大盛,问道,「当真没有?」还未等董重回话,那跟随云岳同来的黑衣女子已经忍不住,厉声喝道:「董重,你瞧我是谁?」董重一愣,往发声处望去,只见一名黑衣女子猛然脱下头套,一头乌黑长发笔直的泻了下来,一张美艳绝伦,却带无边煞气的天仙面孔陡然现於眼前,董重先是一怔,既而失声道:「是你!你没死?」那天仙般的女子怨毒地道:「是的,董重,我没死。你以为我掉下山后必无生理,可是?可惜你算错了,那山崖之下是一条大溪,我掉落山崖后恰巧落入溪中,为人所救,你想不到吧?云岳是我丈夫的结拜义弟,今日正是与我来报两年前的杀夫大仇。」董重没想到,自己以为早已不在人世的人居然没死,更带来天下威名最盛的『七魔三仙』之一的『剑魔』云岳,不禁又惊又怒,冷笑道:「唐云真,当日你侥幸逃过一劫就该隐姓埋名才对,居然还带人来我天狼寨逞凶,今日我要你们来得去不得。」大喝一声道:「布天狼阵,将这对狗男女砸成肉酱,为三弟抱仇。」便在他喝声方出的同时,五狼之一的『人狼』董风人化狂风,猛然向唐云真扑去,一出手就是一招『双雷轰』,两柄大铜鎚猛向唐云真击落,云岳见状也不出手,只淡淡一笑道:「嫂子,他是你的了。」